清子

教我画画!

群里接龙和快乐摸鱼(尾巴警告

【RR】舞会

事实证明画不出画的时候人是会自动写文的



那是丽莎成为罗伊的辅佐官一个星期后的事。

 

“舞会?”

“是的。这次我没法拒绝,而且…”丽莎第一次见罗伊非常难办地挠了挠头,“我必须带上一位女士。”

“所以?您作何打算?”

“所以…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?”

 

虽然多少有点心理准备,丽莎还是露出了惊讶的神情。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作为辅佐官和上司出入这样的场合也没什么不妥,总比让罗伊去找其他长官从未见过的人合适。她已经想不起上一次参加舞会是什么时候了,神经紧绷了太久,伊修瓦尔的事她永远无法忘记,但也许一场舞会可以让她稍稍放松。

 

“那么就一言为定了,大佐。”

 

 

 

离舞会还有一周,可是丽莎发现自己和罗伊之间的距离不知为何有点尴尬。一想到舞会上他们需要拥抱着跳舞,丽莎就觉得别扭。从认识到现在,罗伊是父亲的徒弟,是在父亲去世后唯一的朋友,后来他是伊修瓦尔战场上的战友,现在是她的上司,但是从来没有过更进一步的关系,男女意义上的。就算是罗伊用火焰抹去她背上的秘密时,他也没有直接触碰她,丽莎明白,这一次的邀请是因为她是最合适的人选,没有别的理由了。她一遍一遍的说服自己,仅仅因为我是最不容易引起众人议论的人,罗伊并没有其他想法,所以我也该以原来的态度为他工作。

 

眼下丽莎还有另一个问题急需解决:这是一场舞会,可她并没有可以参加舞会的裙子。至于舞步,她多少还有些印象,应该不至于出丑,但是没有比穿着军装去跳舞更荒唐的事情了。这是战后,商人没有心思制作漂亮的裙子,有无数的伤者和穷人更需要其他商品。丽莎去找裁缝,但是被告知没有充足的时间为她缝制新裙子了。丽莎知道也许罗伊不会介意,他邀请她时也想不到这会给她带来这样的烦恼。

 

“怎么办好呢…”

 

 

 

罗伊发现自己和丽莎之间似乎有点变化。她以前会把茶递到他手上,现在放在老远的桌边就回去工作了,留他伸长了手自己去够;以前她会陪他一起加班,就算整个办公厅只有他们两个人,现在总是一到准点就迅速表示要回家了(没了中尉的眼神警告罗伊发现自己的工作效率非常不像话)。我做错了什么吗?罗伊很不理解,不过他最近也很想快点解决工作回家,舞会将近,而他…

 

还没学会跳舞。

 

虽然偷偷找了哈勃克学了一些,罗伊依然在把跳舞的难度系数远远标在了学习炼金术之上。最难的部分莫过于他到时候不但需要让他的副官挽住他的手臂,还要在跳舞时搂住她的腰。哈勃克表示就算违抗上司的命令也不要被一个男人搂着腰,罗伊只好作罢。

 

这到底会是什么感觉呢。罗伊又想起那个有夕阳照进来的房间,丽莎背对着他展示背上巨大的纹身。他谁也不敢告诉,他一瞬间脑子里完全没有什么炼金术了,只是恍惚地想着:她长大了。他一辈子也会记得丽莎纤细的腰身,没有邪念,他们认识这么久了罗伊一直把她当妹妹照顾,所以当他不得不去烧毁那个纹身时,他不敢靠近,他发现自己的视线离不开她的肌肤。

 

这是不该发生的。罗伊警告自己。他们的关系不能有变化。她以前是他的师傅托付给他照顾的人,现在是受他保护的手下。他们不能越过那条线。

 

 

 

“最近大佐和中尉闹矛盾了吗?”哈勃克在午休时偷偷问菲尔。

 

“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消停过嘛,就大佐那工作效率换我是副官也得一肚子火。不过这几天中尉的确走得早了点,而且变冷淡了。“

 

“对吧对吧!你说万一中尉真的甩手不干了,我们这个小组算是完了。“哈勃克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,”如果大佐请我做他副官,我宁可回家接手家里的店铺生意,不然我准发疯。“

 

“也只有中尉可以管住这个人的,换了其他谁都不行。“菲尔苦笑着摇了摇头,”大佐的烦心事多的很,光是那铺天盖地的文件就够他头疼的了,但是中尉到底在烦恼什么呢,家里有比这个不干活的上司更麻烦的事吗?“

 

“关于大佐的烦心事我倒是有点头绪…但是我不能说,除非我想借他的火焰烫个爆炸头。“哈勃克无奈的笑了笑,点了支烟,深深吸了一口,突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”我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…”

 

不会真的是舞会的事吧。如果真是如此,那这两人也太不开窍了,怎么全世界都知道这两人喜欢对方了就他们不知道。

 

哈勃克又抽了口烟,觉得自己还是别掺杂的好。大佐也许只会给他个爆炸头,中尉就不好说了。做这两人的下属真难啊。

 

 

 

终于到了舞会的日子。罗伊不自在地整了整燕尾服的领子,仔细检查了皮鞋有没有灰,又紧张地看了看手表,他之前和中尉约好开车去接她的。时间快到了,罗伊拿上钥匙开车出门。一路上他试图哼点曲子放松自己,却发现手心的汗越来越多。明明只是去见自己天天都见的副官,他也不明白自己在紧张什么,或者说,在期待什么。

 

当罗伊终于把车停在丽莎家楼下时,丽莎刚好开门出来。又是夕阳,又是完全忘了自己是去干什么,罗伊呆呆地看着他的副官,她穿着一条黑色的礼裙,上面的红色绣花像火焰一样,把她的肌肤衬得更白皙。黑色的半高跟,不是随意用夹子夹住而是精心束起来的金发,带着黑色蕾丝手套的手中拿着一支玫瑰,一步步向他走来。

 

“您久等了,”丽莎犹豫了一下,“今晚我该怎么称呼您?”她侧身上了车,罗伊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。

 

“直呼我的名字就可以,今晚我不再是你的上司。”

 

“好的,罗伊先生。”丽莎突然侧身靠近,把玫瑰插在罗伊胸前的口袋,“今晚请多多指教了。”

 

一定是因为香水味太浓了,不然我怎么会感到头晕目眩。罗伊把手搭在方向盘上,感觉夏天提早到来了。

 

 

 

丽莎没想到罗伊跳舞是把好手。本来她都做好被踩一两次脚的准备了,可是罗伊稳稳地挽着她,带她转了一个又一个圈。燕尾服的罗伊和平时有点不一样,大概是放松了,眉头不再那么紧皱,眼神也柔和了许多。好多年没见过他这样的眼神了。

 

其实丽莎很紧张。今晚的裙子不会露馅吧?头发会不会散下来?香水万一太浓了呢?罗伊放在腰上的手好热,我的手也好多汗。

 

圆舞曲到一个节点,罗伊把她拉近,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呼吸。这时大厅的灯突然灭了。

 

“发生了什么!快找人去查查电力系统!”他们听到周围有人匆匆跑过,不过马上就听不见了,事情发生地很自然,就好像他们已经熟知怎么做。

 

罗伊把嘴唇轻轻压上来,丽莎没有反抗。黑暗之中,没有人看见,他们默默地吻着,一个带着玫瑰香味的吻。直到电力恢复的前一秒,他们都沉浸在其中。

 

“再陪我跳一曲吧,丽莎小姐。”

 

“荣幸之至,罗伊先生。”丽莎把手递给他,一如既往的放心。

 

 

 

 

小后续:

 

【数年后】

“罗伊,该起床了。”丽莎把煎蛋翻了个面。

 

“哦…好…”罗伊翻了个身,看着正在做早饭的丽莎,“你今天要出门吗?很久没见你穿裙子了。真好看。“

 

“就算夸我也不能赖床。“

 

“好好好…“罗伊慢吞吞地坐了起来,”还有我很早就想问了,当年你在舞会上穿的裙子究竟是哪里买的,是不是花了很多钱?“

 

“哦,你说那个啊,“丽莎单手端起锅,”那是我用窗帘做的。“

 

“啊?“

 

“花了我整整一周呢,从学缝制到做完。“丽莎一边把荷包蛋放进盘子里,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,”说起来你是哪里学的跳舞?竟然还不错。“

 

“我和哈勃克学的,苦苦学了一周。“罗伊苦笑着,”没想到那场舞会还让我们学会了这样的技能。“

 

“不,我得到的不仅是件礼服,“罗伊看着丽莎走了过来,在床边坐下,”我还得到了你。“

 

这是继第一个吻后的第无数个吻。他们早已习惯。


大佐失明线

不要问我520干嘛发刀!刀到极致就是糖!(逃跑

不会上色强行上色的结果
佐莎,丽莎单人

昨晚群里提到的吸血鬼好带劲我连夜摸鱼快乐修仙

为什么这个cp被我画得像少女漫…
总之大家除夕快乐!新的一年继续一起磕钢炼!